备战高考,再见
54 6

异世养孩子

二、贱名好养活
        吴邪醒来之后,发现那个小孩子以一种很奇特的姿势蹲坐在地上,两腿向两边弯曲打开,屁股悬空,双手称在地上,支撑身体大部分重量,昨天盖在他身上的衣服被掀在一边。吴邪搞不清楚小家伙是什么时候醒的,估计醒了之后就蹲在自己旁边防备着。

         吴邪将小家伙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破破烂烂的兽皮裙,因为不知道这地儿以后会不会转凉,可能还要靠兽皮保暖,而且兽皮在目前看来还有不少用处,一时舍不得丢,就顺便洗了还没干,这会儿这小家伙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吴邪一不小心就撇到了两腿之间的东西。出于男人奇怪的虚荣心,他心下暗暗笑着想“好小啊”,当然,这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未来的自己会哭着为今日的轻视付出惨痛的代价。甩开奇奇怪怪的思绪,吴邪看看小家伙身上的伤经过一个晚上居然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刘海阴影下的脸虽然很白,却不是昨天的苍白。

       “小家伙,你叫什么?”吴邪看小家伙弓起的背脊和板起的脸,昂头紧紧盯着自己,活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于是放轻走近的步子。到了小家伙面前,蹲下来,“我叫吴邪,口天吴,牙耳邪。你怎么受伤了?你有家人吗?”

         对着明明很萌却非要故作严肃的样子,吴邪不由得展开笑容,强忍着冲动,将准备捏捏小家伙脸蛋的手改为捋了捋他的刘海,手掌抚上额头——还好,没有发烧,这意味着伤也快要好了。

        也许小家伙听不懂他说的话,不过最糟糕的情况是小家伙是哑巴,吴邪推测正是因为没法儿说话,更不可能在遇到危险是求救,才会受伤后顺着水流飘到这里。

        吴邪以为小家伙渐渐卸下了防备,心下十分满意。在原来的世界里,吴邪本来就很受下孩子欢迎,在吴家里没有他搞不定的小孩,其实小孩很简单,只要付出真心就会收到回应。只是眼前的小家伙很特别,生活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十几岁还带着一身伤。

       
         其实小家伙昨晚就醒了,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山洞中,而自己不远处躺着一位雌性,还在熟睡中。也许是这个雌性救了自己,但是在危险丛生的森林里住着雌性本就是不同寻常的事,更何况这位雌性是一人独居,穿着奇怪的兽皮,山洞里堆放着奇怪的东西,他不由得警惕起来。小家伙在看见吴邪走近自己蹲下来就已经进入一级戒备,在发现这人准备抬起的右手时,脑袋本能地向后躲,只知道这个雌性嘴巴张张合合在说着听不懂的语言。但是不知怎的,在看见面前这个陌生人的笑容时,仿佛是被迷惑般,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想要触碰,平时在森林里生存的经验全忘了,竟然将身体的危险部位暴露早这个穿得奇异、素未谋面的人。但在吴邪收回手、站起身时,他仿佛意识到自己在身体虚弱面对未知的危险时居然失神的错误,一下子退得更远,做出随时战斗的姿势。

        看见小家伙依然不信任自己,吴邪默默叹口气,心想不管怎样,这小家伙总不可能跟着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便是找到他的部落。

        他没有继续追着小家伙问,要给他一段时间适应。于是转而做自己的事情。

        吴邪先去洞口检查木桩,这是他为了预防野兽而制的,他不是动物,不可能撒尿圈定领地,于是用藤蔓和削尖的木棍捆成若干个三角形,像栅栏一样在洞口围了一圈,缠上一些荆条,在洞口上方也挂了一些荆条,既当掩护,又做防御。因为森林里很少见到大型野兽,所以这木桩和门帘预防小型食肉动物效果很不错。吴邪查看了一会儿,都还很结实,他便走近洞内,在一堆杂物里翻翻找找。找到两颗果子,在手里颠颠,从装备袋里抽出一把瑞士军刀,然后小心将果子划开一道不大的开口,开口朝下,让果汁流入面前的凹形石块里。这种果子外皮显眼美丽,但是汁液有毒。吴邪刚刚到这儿时,不敢随便食用浆果,是跟在一些草食动物后慢慢学会分辨的,他发现这种果子一般动物不会吃,偶尔有一些飞虫吸食后当即死亡。吴邪现在还不能确定果汁的毒素是否会渗透如皮肤,只是将果汁收集在石碗中。见几天涂在木桩尖上的毒液已经干了,吴邪用树叶沾着毒液重新涂一遍。哪知他一转身,那个小家伙居然正蹲坐流着毒液的木桩边上,吴邪感觉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他大吼一声:“别动!”赶紧跑过去将他拉开。

         即使吴邪早就发现小家伙在一直观察他,但是没料到小家伙胆子这么大。也不管小家伙是否听得懂,他一边大声解释一遍比划着,一只手放在木桩上示意被扎到,然后双手掐住喉咙,眼睛翻白,舌头吐出,向后倒去。等他再次坐起来时,那个小家伙还是直直看着他,但是不同于之前的面瘫,吴邪似乎看出了关爱智障的眼神,然后小家伙像猿人泰山一样“走”回山洞里望天。

         吴邪眼角抽搐,自己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鄙视了,想骂人家又听不懂,可能看你哇哇大叫只会更加鄙视,只能自己暗暗腹诽,赌气一般转身去收拾自己的装备带,然后挂在腰上,拿起一张弓就准备往外走。

         正当他还差一步跨出洞口时,他感觉自己的衬衫衣角似乎被什么勾住。吴邪转身就看见小家伙拉住他的衬衫,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还没等他解释自己是要出去打猎,洞外的闪光打断了他的话,接着一阵雷响,一场大雨倾盆而来。

         山洞里毕毕剥剥地响,是木柴在火种裂开的声音,吴邪倒还不用像《荒野求生》中那样钻木取火,口袋里还有一个打火机。看着洞外灰蒙蒙的天,吴邪估计今天恐怕是不能出去打猎了,不过还好有昨天储存下的类鹿肉可以作为食物,他将鹿肉架在架子上烤,没有香料,吴邪就淋上一些果汁,虽然不像城市中烧烤店里面那样的口味,但是纯天然原生态,肉的鲜美中还有树木的清香果子的甘甜。

         烤肉是一个很无趣的事,不需要时时翻滚,但要一直盯着,以免过了火候。吴邪不是闲得下来的人,他瞧见一旁望天的小家伙,眼睛一转。于是他拿起做完当做被子的冲锋衣,披在小家伙身上。小家伙一开始是抗拒的,但是不知道是好奇还是感觉到衣服的温暖,两人僵持一下后,还是任由吴邪动作。冲锋衣很大,一直长到大腿中部,吴邪替他拉上拉链,又将袖子卷到小臂处,将小家伙待到洞内的床上面对石壁坐着。接着,吴邪用白色的石头在石壁上写了四个大字。

         吴邪先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下面两个字,念道:“吴邪。我叫吴邪。”重复了几次,直到吴邪都要放弃教小家伙认字的想法时,没想到小家伙看了看他,居然跟着一起发出声音“wu,xie?”

         “对对!吴邪!”虽然发音还不太准确,但是吴邪心里乐开了花儿,小家伙不仅不是哑巴,而且还会学习。但是吴邪知道这小家伙精得很,没有直接教下面两个字,转而指着火指着床教了一会儿,小家伙惜字如金,每次只念一遍,不过学习速度很快。等时机到了,吴邪嘿嘿一笑,指指小家伙,再指石壁上的字,吐出:“狗蛋儿。”

        “gou、dan。”小家伙面无表情跟着念。

        “对!你就叫狗蛋儿好了!”

—TBC—

评论(6)
热度(54)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