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12

长白乱雪

长白乱雪——【瓶邪/短篇HE/由河图《拉萨乱雪》开出的脑洞,会有引用语句,但和原曲内容不一样,请勿带入/背景:十年之后】

       刚刚驻足过的寺庙传来的吟诵声随着他们一直前行,直到漫山纷雪将其掩埋消失不见。

      “好了,走吧小哥!”张起灵等在一旁,淡淡看向来人,那人站起,拍拍前腿上的雪花,摇摇晃晃向他走来,他的身后是几串脚印和膝盖在雪地中跪出的凹陷,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面对雪山下跪,嘴里念念叨叨,应该在许什么心愿。不得不承认,这个场景对张起灵来说的确颇为熟悉,也只是熟悉而已。

      几天前,他刚刚苏醒,脑中没有一丝记忆的面对门外的世界,这个人,这个感觉熟悉的陌生人,就拿着鬼玺,牵着自己,将自己从以前的世界牵进阳光;他说他叫吴邪,他说他要带自己回家,还说家就在西湖边上,一个被阳光眷顾的地方。原因不明,方向不明,就那样放任自己去信任他,被他牵着,牵着一直走。

     或许,这样挺好的,就这样走着——张起灵这样想。他们一直走过许多天,路过的风景都是一样的,漫长的旅程仿佛没有尽头;有时会有些吟诵着行路的僧人擦肩而过,那人会友好的合手相拜,脸上是虔诚而又淡淡的笑。

    “小哥,小哥?”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上下摇晃的手,他疑惑地看向手的主人。

    “小哥,天色有些不对劲,我们得快些走,再过一两小时就能走到旅游区,那里会有旅社。”

    “恩”张起灵抬头看着一大块好像乌色天花板的天空,跟着那人一起加快了脚步。

     果不其然,也没过多长时间,天空就洋洋洒洒飘起了雪花,回头看到走来的路,脚印已经慢慢被覆盖,也许就再过几分钟,它们将全部被抹去,消失不见;很多人很多事包括记忆,都像这些脚印一样,总有一天会慢慢消失不见,只留他一人,最后逃不过命运。

    不安的寻找他,他却在不知不觉间冲在了他的前面,张起灵下意识认为那人不应该走在这个位置、心里钝钝的难受。他快步走上前,迎着他惊讶的目光,牵起他的手,手里真实的触感传达到心里,终于感到了不曾有过的安全。再次仰头看着天空,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似乎,云层中透过了几束阳光;乱雪依旧纷纷不停,这条路上,白了头。

评论
热度(12)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