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14

界碑

 ——【瓶邪/短篇HE/边防站长瓶、服役士兵邪设定/本文纯属虚构,无事实根据/由王晓廉《界碑》开设脑洞】      

       夜快要来了,怕是不能再继续赶路了。劳累一天的两匹军马好不容易能够歇下来喘口气,它们自然欢快的摇摆着脑袋,蹄子踩踩地上的积雪,“噔噔噔”个不停,鼻子时不时打着响嚏,呼出白色雾气。
       旁边是印着“中国”两字的界碑。大树下坐着厚厚军装紧裹的两人,前方的干地上燃着火堆。
       “给,小哥。不饿也要吃点东西,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吴邪将干冷的馒头掰开一半,递给旁边的张起灵。
       张起灵默不吭声的接过,却只是拿在手上没动了。这下,平日里静得发慌的林子里只剩下军马的喘息声作伴。
       虽说是夏季,但对于长白山这样中年白雪覆山的地方,不过是太阳停留在天上的时间稍稍长点,风依旧跋山涉水、呼啸崇山峻岭之间。不过幸运的时候,会听见细雪化作溪水后的歌谣,会看见在溪边闪出总是长不大的小花。每年,吴邪和张起灵就会选在这个最好的时候开始踏查。

       

       太阳快要落山了,似乎是一点点跌进山谷里的,火光一下子显得过分刺眼。那半块馒头依旧没有动一口,一切依旧沉默着。吃了点干粮,有些困乏的吴邪将身体尽量缩成一团,尽量靠近火堆,眼睛直直的看着火星跳舞,在和沉默比沉默。

        “为什么不回去。”最终竟是张起灵先开的口。若不是这样,倒还真以为他已经被风霜冰冻住了嘴巴。

       “什么?”吴邪一愣,“我们不是还没踏查完呢?回站里干嘛?”

       又没了声响,不过张起灵却侧头看向了吴邪,看得吴邪一阵心虚。

       其实吴邪明白,张起灵指的“回去”不是这个意思。吴邪当初是以服役士兵的身份来边防的,服役期满了,自然就要回去;可张起灵却不行,他是站长,虽说以前是有过几次凋令过来,准备调来人却从未路过影。不过是前几个星期的事情,吴邪的服役期已满,上头,实际是他三叔,调他回去。

       吴邪一直觉得,那晚的电话和午夜凶铃是有的一比了。打来电话的是三叔,他早已经料到了;电话里是三叔暴怒的声音,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实际上,从他拒绝回家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时刻做着准备。

        张起灵却没有料到此事,那晚他无意经过吴邪宿舍的时候,准备和他讨论开始踏查的事。刚推开门,却听见吴邪压低声音的接着电话,声音很急促焦虑,解释着什么,表情看不到,但他能猜到。几番对话下来,他也彻底明白了此事。

       房门内的人紧握着像炸弹一样的电话;房外的人紧握着拳头,却又自嘲似的松开。此后几天,两人皆是心知肚明,却始终谁也不敢先松口,都保持着这微妙的平衡。刚才是两人几星期以来首次正式谈话。

       “为什么。”今天张起灵的话过多了。

       吴邪笑笑,“因为我喜欢这里。”还是当年的答案。当年吴邪得知张起灵要来长白守边的时候,他就也选择了背井离乡;当年张起灵问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回答的。说到底。吴邪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这里什么。喜欢天寒地冻?喜欢饥不果腹?还是喜欢客居他乡?

       “还想再劝我回去吗?”吴邪反问,“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最后的语气似乎是在警告,说完就躺下去睡觉,试图屏蔽一切。

       张起灵不置可否,天色的确晚了,几口啃完馒头,发现旁边的人还在假寐,从他颤抖的身形就能一眼辨出,嘴角便不自觉的勾了起来。那人刚刚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只鸵鸟,逃避自己不想接受的事。其实,他也并没有让吴邪离开这里的打算,几日的思索下来,反倒更希望他能够留下。他承认,吴邪比他勇敢得多,至少不会一味的用劝他回去来回避自己的私心,这次,也该换他勇敢一回。

        张起灵侧身躺下,从后面将吴邪圈到他怀里,感到怀里的人明显一僵,他更恶劣了,变本加厉的把脸也贴近了吴邪的颈窝处,闷声吐出一句:

睡吧。

早点踏查完,我们回家。

---------------------------------------------END-------------------------------------------

评论
热度(14)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