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18 10

H第二发——浴室play

第一发请走:《狼与兔》

接上,以下正文:

       兔子的体力哪能和野狼比?

       张起灵几次这样那样吴邪之后,吴邪终于支撑不住,眼睛一闭,也不管那人还在继续这样那样,就躺在张起灵身上迷迷糊糊着睡着了。张起灵再怎么禽兽,一见吴邪如此,也不忍心继续下去,一把抱起吴邪去清洗了。

       水温正好,张起灵将吴邪放进浴缸,难得这发情期几天来的休息,吴邪一脸放松,享受着气泡按摩,张起灵没有扰他,去整理狼藉的卧室。张起灵感叹当初选炕的时候到是挺有先见之明的,如此折腾倒还没有塌,只是床单被子已经不能再用了,裹在一起扔掉了。地板甚至是炕头柜的不明液体也处理干净了。

       收拾好卧室后就轮到吴邪了。张起灵一进浴室,吴邪正眯着眼,一副等人服侍的大爷模样,感觉张起灵过来了,挪了个窝,方便他进来。

       浴缸挺大,足够两个人一起洗,但张起灵还是把吴邪抱在身上,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扶着吴邪后背,另一只揉着吴邪酸疼的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吴邪软软的趴着没有对这只禽兽炸毛,很满意这样的服务。当然,这样的安宁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吴邪全身一僵,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张起灵,像是要把他吃了,怒气值爆表。

       一声“张起灵你真TND无耻!”划破寂静。

     “没关系,只是清理”张起灵义正言辞。

     “你TMD清理的时候难道用手指这样那样我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啊?“

       张起灵也不反驳了,直接用嘴堵住了吴邪。几天的这样那样后吴邪此时全身使不上力,又被张起灵禁锢在怀里,只能任由张起灵这样那样之后继续再这样再那样他。

       小小的浴室内两人纠缠在一起,氤氲的蒸汽显得更加旖旎。张起灵用手指不能描述的吴邪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这样那样又这样那样个不休,刚发过情的身体异常敏感,虽然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已经非常不能描写了,但吴邪依旧咬紧嘴唇,顽强抵抗,坚决不让一丝不能描述的声音发出,张起灵哪会由着他,退出了手指,换上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狠狠地不能描述着吴邪,手也不闲着,在吴邪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的敏感带游走,引得不能描述的声音连连,另一只手不能描写的吴邪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阻止吴邪不能描写。幸亏张起灵还尚存良知,知道吴邪疲惫不堪,于是速战速决,在吴邪不能描述后,也不能描述了。

        最后张起灵终于结束了这场三天三夜的大战,清理干净后就一起上了炕,吻了吻吴邪发红的眼眶,安心的和他的小兔叽去找周公了。

=======================END====================

希望各位食客能够喜欢!       

评论(10)
热度(18)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