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25 1

嘀嘀(上)

——【瓶邪/HE/修文重发】

(1)

       关根正在桌面的右下角酣然大睡。而吵醒他的,一副面瘫脸的公企鹅。

    “嗨,你好,我叫关根”

     “......”

    “你是新来的企鹅吗?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叫......”

       还没等关根说完,它就立刻“噔噔”两声,跳了起来。是王胖子。

       关根认识的企鹅不多,“潘家园胖爷”算一个,拥有五位编码,满嘴跑火车,但为人仗义。

【天真同志,小哥在你那儿吧?】

【嗯,刚睡下】

【嘿呦,吓胖爷一跳】

【死胖子,你还好意思说】

【嘿嘿,胖爷这不是料事如神嘛,掐指一算就知道小哥准在你这儿】

【行了行了,我没这闲工夫虾扯蛋,您老也别卖乖了,刚安顿好小哥,底下还有不少事】

【行,再有啥事儿胖爷我随叫随到】

      主人啪嗒啪嗒敲完一大串,关根才总算休息下来。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张起灵”三个字。

(2)

       其实张起灵是认识关根的。

       不早,也就前一天,自己刚刚从休眠的状态中重新苏醒,就关注了关根的空间,还点了不少赞,现在才知道,操作自己的其实是关根的主人。或许是他空间里来来往往的访客太多,忽视了自己。透过空间,它可以感觉到关根的阳光与温暖,是自己十几年来从未触碰到底另一个世界。

       它的存在是一个意外,他只记得十多年前,也是关根的主人给了自己生命。但自己的主人不需要这些,他的列表里便从未有过一个联系人,在漫长而黑暗的岁月里,他一直沉睡,直到
       ——“嗨,你好,我叫关根”

       他静静看着身旁熟睡的关根,他应该还没有发现,自己和他已经被设置为关联账号。
千千万万个企鹅中唯一的联系。

       他想,就像关根一样,那个男孩子也一定会带给自己主人,于千万年沉寂中生命的阳光。

       一片安静中,他感觉身旁的企鹅突然跳了跳,却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知道他还没睡饱,他立刻用自己与他关联的能力,给备注为“蟹老板”的人发了一条信息

【他不在,什么事】

【你是?】

【张起灵】

【什么!】

(3)

       蟹老板,实际上单名一个谢字,关根喜欢跟着主人一起叫它小花。蟹老板这个备注还真是名副其实,从关根认识他以来,蟹老板就集齐了所有钻石,游戏永远是RMB玩家,不过对于他来说,俄罗斯方块才是最具有挑战性的游戏。

       生活之中无处不透露着壕!壕er!壕est!

       关根是被主人叫醒的。

       主人出门需要在他登录手机,临下线时,他看见小花和张起灵的对话,有些惊讶这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会这样照顾他,他却还暗地取了个外号叫“闷油瓶”,他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声“谢谢”就下线了。
主人出门接机了。

【小花,你在哪个出口】

【E,你在大门别动,我自己过来】

【行,还是小金杯】

【你那小金杯还能被你折腾几年啊】

【有感情啊,舍不得换】

【没钱跟爷说一声,劳斯莱斯保时捷爷差人给你送货上门】

【大花你印章都丢了,别是货到付款】

(4)

       关根再次醒来时,已经回到电脑上了,右边是闷油瓶子,自然不会跟他唠嗑,就敲了小花的窗。也许人类看不出来,但其实企鹅和企鹅区别也是很大的——关根一边和小花悄悄聊天,一边观察张起灵。

       他认识的胖子,其实体型都要比他们大上一圈,比如小花,字里行间都是贵族气息,连嘴角也是标准的四十五度上扬,还有鸭梨和多啦A万就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笑容里充满自信。但张起灵和他们都不一样。

       小花看吴邪很久没回话,又发了几个抖动窗口,震得关根一惊。小花主人管的紧,关根和小花并不是经常能联系上,所以倒也聊了不少。但小花说最近主人换了一部手机之后,使用他的频率也越来越低,而且每次使用后都删去了信息,以后可以常联系。

       关根想小花主人也不容易,这么大一个家族,每天都得小心翼翼

(5)

       张起灵一直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些程序编码堆叠在一起的组合,没有实体没有情感,没有过去和未来,人类一个小小的清除符号就能毁掉自己所有存在的痕迹,所以他一直和这个世界保持着距离,不想也不敢有所眷恋。但是,关根将他拉入了这个世界,即使是短短几天的接触,也让他学会了什么是“想”,也就是,有了意识。

       关根喜欢和他唠叨一些琐琐碎碎的小事,比如他伪装成妹子找胖子聊天,比如狐假虎威折腾主人手底下的鸭梨和多啦A万。有时候,张起灵连自己笑了都没有发现,也许关根会以为自己是被逗笑的,其实,生活就是由那些不起眼的琐琐碎碎的小事组成的,他教会了自己什么叫做笑。

       关根曾经说自己太孤独了,他不明白。现在,看着关根在一边聊得不亦乐乎,他想,他明白了。

       在黑暗中十多年的沉寂,使得张起灵越发眷恋阳光的温暖。

       他和关根虽然只是程序,没有实体,但是他们可以通过承载自己的主体感知外界。比如吴邪家的电脑是放在窗边的桌上,采光好,方便工作。于是,他和关根每天中午,都能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之中。自从自己主人来了这里之后,吴邪也改变了很多,每天中午都会小憩一会儿。关根也没了平时工作的精明和警觉,会懒洋洋所在桌面的角落,张起灵认为,也许,和他待在一起才是最温暖的时候。

         这样不愁吃喝、闲的蛋疼的日子不温不火的流着,但是风浪往往就在船员最安逸懒散的时候将一切打破。

(6)

       已经是深夜零点,张起灵依旧在排查自己的程序。

       张起灵是只做事很有调理的鹅,定期会自我检查,打个比方,那些程序公式就像一些文件,他会分门别类丢进专属的盒子里,自我检查就是查看文件是否遗失,不需要的就扔掉,重要的就放入加密的密码箱里。

       他和关根都有自己的防火墙,而且一般来说都能靠自身修复好,但是这次情况不对,他发现有一些讨厌的家伙偷走了自己的文件,也就是说,自己的程序已经被侵入,并在被慢慢被有选择性的调取和删除,竟然是自己最重要的文件——记忆。

       事情不仅仅是病毒入侵那么简单。普通的病毒木马,防火墙会自动工作,张起灵的防火墙十分强悍,十年来从未出现过问题,即使是张家专业人员也无法定位到他。

       这时,张起灵透过屏幕,看见自己真正的主人已经整理好行装,拿上黑金古刀,俯下身,在关根主人脸上轻轻一碰,然后朝自己走过来,关闭了自己。

       他已收拾好一切程序,只差最后一件事。

       再见。他说

(7)

       企鹅们处理程序的地方叫做程序空间,长得像一间正正方方的小房子,但它可以容纳无穷无尽的信息。张起灵的空间便是最简单的样子,四面白墙、几个架子和纸箱,信息便都是按照时间顺序,一个月的放入一个箱子。

       关根的就不一样。关根的空间就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小阁楼,信息都存储在上好的檀木箱子里,按照列表里人物的远近亲疏整理好。主人人缘广,动不动就交个朋友加QQ,除非是主人刻意清理此人信息,一般即使是删除此人,关根会妥善处理好信息,以备后患。

       每次休眠,关根最喜欢的就是窝在空间里的老人椅上,吃茶读书,也多次邀请过张起灵。

       这次他正迷迷糊糊地摇着,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去,他立刻睁开眼睛,迅速起身去检查信息,尽管心底里隐约已经有些预感,他强迫自己静下来。下意识地走向其中一个檀木箱子,他打开那个箱子,眼底染上一片寒冷。

       标注为“小哥”的箱子里,是空的。他又去检查了程序,和小哥有关的一切都被全部清除。

       他放下箱子,踉跄了一下,感觉到主人将他登录,赶紧从空间里退出来。

【说,你是谁】

主人找小花干什么,他不是前几个星期就走了吗?

【小邪,怎么了?】

【还用得着继续吗?张海客】

......

【被你发现了】

【张起灵呢?】

果然有关系。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我问你张起灵呢】

【不知道】

......
【小花没有一个星期是不会下线的,除非是特殊情况:1、坐飞机,2、斗下没信号。我觉得不对劲,问了小花伙计,那段时间,小花还在下斗,你断断续续登录,是怕被发现吧】

【还是被你发现了】

【但你都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族长是回族里了】

【哦】

【哦?!你不问我族长怎么了】

【喂!你还在吗】

抖动窗口——抖动窗口——抖动窗口——抖动窗口……

【吴邪?】

       关根抖动了半个小时才总算停了下了,那个张海客应该不能使用蟹老板太长时间,过会儿就下线了。主人没关屏幕,关根看见主人穿着一件白背心,狠狠抽上几口烟,又蒙上被子打算与世隔绝了。

       窗外已是肚皮白,关根看见蟹老板是灰色的,敲了他的窗。

【小花】

【小邪,我正要找你,我的信息被动过手脚了】

【我知道了。你还能不能恢复】

【可以,得花点时间】

【嗯,好了后告诉我你之前登录过的地方】

【好】

(8)

        秒针滴答、滴答......

        白色接连着白色,地面是纷乱了几千年的雪堆叠而成,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风呼啸而过,张起灵漫无目的地走,曾经所拥有的一点一点逝去,只知道不能停下,走了很久很久。有些东西,不在自己身边了,反而更安全。

       一条接着一条信息,关根将自己封闭在空间里,满地纸张,划满记号打满草稿,一点一点顺藤摸瓜,推算着幕后操纵者。

       张起灵一直走,前不见通路,后不见归途。他抬头看见苍茫一片的天空,那些被小心保存在盒子里的记忆,如同走马灯般在空中流走,流到尽头。

       关根躺在摇椅上,被一层层的纸海淹没。小花最后传过来的地址是“香港”,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地方。他一边将有关香港的词和新闻挂满了面板空间,只能祈祷主人可以发现,一边又不甘只是依靠和等待,冒着被网络警察发现的风险,搜查每位企鹅的信息。

       张起灵看见很远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一座红色的寺庙,越来越近,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也讲消失殆尽。他想,没有了联系,一切都放下了,关根平静的生活就能像以前一样继续下去。咚——咚——咚,他双手合十,朝喇嘛一拜,敲打木鱼的声音戛然而止,喇嘛直起身,默念一句阿弥陀佛,施主,真的放下了吗……

       关根透过屏幕,看见主人整理好屋子,背上背包,又抽了一根烟。电脑旁是一张火车票,杭州至福建。主人将他下线,关掉电脑,却一直没有再在手机上叫醒他。

TBC


评论(1)
热度(25)
  1. 琉璃子鸢二蔷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