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62 4

喜事儿(番外)

——[瓶邪/HE/伪生子文/车]

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小径旁随意生长的老树根下堆满落叶,黄狗在门里狂吠几声又撒开爪子跑远了,此时小径上的人不多,吴邪挎着篮子慢慢独行,额头渐渐有些薄汗,他的嘴角却抿着笑,怎么也抑制不住,小矮山头上的太阳把他的影子拉得老远老远。

风吹过稻田,泛起金黄色的波浪,将劳作的人全都淹没在其中,唯一能隐约看见的,就是一顶顶土黄色的竹帽,不过吴邪还是可以准确的找到他的目标,他看准了之后,径直走过去。

吴邪走近了,那些忙着收稻谷的人才注意到他,挥着手大老远大声招呼。

“哟!夫人来啦呀!”

“夫人好啊!准来给村长送好吃的来啦!”

“是啊,这不是小哥中午没怎么吃吗?俺睡饱了,没啥事儿,起来就想着给他送一点大饼。肯定有你们的份儿!”

“那太好了,谢谢夫人,终于有口福了!”

“嘿!有口福也不是你的,你没看到村长前几天还因为俺们都把夫人的饼儿吃光了,脸黑了好几天!你也赶紧找一个吧!”

“夫人啊,我说你也要小心点啊,这不比从前,肚子里还有小村长呢!等小村长出生了,俺可得当他干妈!”

“诶诶诶,俺俺,俺也要当干爹!”

吴邪一路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挺着个大肚子在稻田里穿梭,眼前只有一片金黄,也不知怎的,居然真让他给找着了。那个人背对着他,光着上身,头戴竹帽,脖子上的被毛巾都快要拧出水来,这人虽然是常在田里干活,面朝黄土背朝天,但是皮肤却出奇得白,胸口腾云的麒麟纹身一直延伸到大臂,吴邪每一次看到都会面红心跳。那人知道他来了,忙放下手中的农具,用毛巾擦掉头上的汗,擦干净双手,一言不发,拿下吴邪手上的篮子,把他牵到一处人少的阴凉之地。

老实说,张起灵看到吴邪来了,心里就像被填满了一样,他以前每看到妈给他爹送水送吃的,就寻思着以后娶了媳妇,也希望在地里干活时也看到媳妇过来,什么都不用拿,过来看看他就好,可这么一寻思,就寻思了二十多年。

如今有了媳妇,他却很不乐意看到吴邪到地里来。首先不说从家到这里的几里地,夏天大太阳就晒得吴邪额头发红、冬天可以冷得吴邪直哆嗦,也不提村子里比他开朗比他会讨欢心的小伙子看着吴邪小就让他心里不得劲儿,光是如今收谷子,吴邪也可能被稻谷划伤,张起灵就看得皱眉,他娶媳妇儿是用来疼的,怎么能遭罪呢?况且吴邪已经身怀六甲,还这么来来回回跑,他就想每天把吴邪藏在家里,塞在被子里,供着养着,再等着他们的小兔崽子出来。当然,张起灵知道吴邪不愿意,他更喜欢在村子里随处走走,每次只要看到吴邪撅起的小嘴,就只能妥协了。

饼子是吴邪唯一会做的,也是做的全村里最好的。南方这边的人很少吃饼儿,是吴邪在得知张起灵喜欢吃饼、特别是大葱饼之后特地学的。几个饼儿被张起灵风卷残云般消灭后,张起灵喝着吴邪准备的上好的茶,却发现吴邪的小眼神儿时不时向他这边瞟。

吴邪这次过来,出来送饼儿,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收谷子的这段时间,全村上下都忙得很,张起灵作为一村之长,更是事事都要处理,加上他们已经好几月都没亲热了,如今度过了危险期,吴邪心里越来越痒。今天午睡起来之后,身后一阵空(*ノ▽ノ)虚(*ノ▽ノ)难(*ノ▽ノ)耐,他自己伸手试了试,却发现只是隔靴搔痒,后来脑袋一热就跑过来找张起灵了。刚刚仅仅是看到张起灵的腾云麒麟裤子就湿了,他心里有点委屈,但是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太过矫情,好几次话到嘴边都吐不出口。最后还是张起灵发现他的扭扭捏捏,在张起灵的注视之下,满脸通红说出来请求。

张起灵一听,放下杯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吴邪仿佛看见张起灵嘴角违和的翘起便眼前一黑,张起灵覆了上来。当他看见张起灵掏出小小哥的那一刻,他突然恍惚了,他想到自己的小兔崽子,想到小小哥可能会提前和小兔崽子打上招呼,浑身突然一个机灵,喃喃着不行不行不行,小兔崽子还没成年,不行不行不行……啊——!

吴邪喘着粗气,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地里了,更不在那个他和张起灵精心装饰小家之中,睁眼就看见白色的墙壁,乱七八糟的床单被子,透过窗帘的阳光,以及身后不断运动的人,他好像终于知道刚刚那一幕幕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在他还没醒就开始晨间运动,导致他做了这场梦。于是吴邪闭上眼,一脚将身后的踹下了床。
END
(愚人节快乐)

评论(4)
热度(62)
  1. 魔兮魂二蔷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