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33 1

七年之痒(番外一)

「关于玉坠」
       
        虽然是在雪山深处,庙宇的红褐色屋檐依然如同将要顶到青蓝的无云的天空一样。年轻的小和尚扎西身着红色的百衲衣,一点一点扫开院内的积雪。待到被雪覆盖的青石板见见露出,他搓搓双手,呵出暖气,消散在空中。再看天色时,那位山里的来客约摸已进屋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来人他从未见过,倒是在这里听过不少传说。这人每次都是从山里来,每次来时都是由大喇嘛迎接,每次都密谈除了大喇嘛或者他的传人,从未有人知晓,更有甚者,说他是上古神兽麒麟的化身,在山里守护着某样可以改变人世的东西。

        扎西摇摇头,不是他不好奇,而是这些是他们所不能知晓的事。直到多年后,由他来迎接这位故人。他重复着百年来所有大喇嘛所重复的工作——尽可能记录下这位故人所叙述的事,那些成堆的密宗,记录着这位故人的一生,更记录着这个凡世的终极。扎西无法准确判断出这人的年纪,只知道比这座庙的年纪还要大,而这位年轻人的工作便是守护终极。

        扎西所记录下来的,只是这浩瀚密宗的一粒沙。这位年轻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失忆,与其说失忆,倒不如说是重生,而扎西能感觉到,他所记录的这一段新生绝对非比寻常。在年轻的人叙述中,他遇到了一个男子,一个他与世界的唯一联系;遇到男子后,他明白了,什么是人。年轻人进山前来到这里,扎西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一颗种子的发芽,不再是如同佛一般的无欲无求。后来扎西得知,他欲反抗天命,逃离这个千百年来在他身上的禁锢,在男子的执着下,年轻人短暂的脱离了几十年,成了他为数不多的足以温暖一生的火苗。可是他终究无法与天抗衡,长生不死,是他的天命,而男子不过是一介凡人,生老病死,亦是天命。

        扎西最后一次见到年轻人,被交与了一对玉坠。玉坠的制作算不得上乘,可以说这样的制作已经破坏了玉的本身,而玉坠却又似乎是被反复抚摸,光滑温和。彼时的年轻人,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光,周围的气息更符合他的真实年龄,除了在看到玉坠时,还有一丝丝暖意。从这样的表情中,扎西知道玉坠应该是出于那位未曾谋面的男子之手。年轻人做完最后一次叙述,告诉扎西,他并非真的长生,只是还没有完成任务;他希望完成任务后,能做一个普通人。这是年轻人唯一一次在他面前流露过“想”。此后一别,年轻人重新回到山中,扎西再未见过。

        扎西临终前,像以前的德仁喇嘛一样,将这个任务托付给下一任大喇嘛,虽然他不知道下一任喇嘛还能不能见到这个年轻人。此外,还有一对玉坠,他嘱托道将玉坠交给有缘人。闭眼前的那一刹那,扎西看见玉坠微微泛着绿光,绿光之中一个温柔如水男子被一只麒麟轻轻环住,沉沉睡着。

         扎西德勒。

番外一完

评论(1)
热度(33)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