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考,再见
54 6

异世养孩子

二、贱名好养活
        吴邪醒来之后,发现那个小孩子以一种很奇特的姿势蹲坐在地上,两腿向两边弯曲打开,屁股悬空,双手称在地上,支撑身体大部分重量,昨天盖在他身上的衣服被掀在一边。吴邪搞不清楚小家伙是什么时候醒的,估计醒了之后就蹲在自己旁边防备着。

         吴邪将小家伙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破破烂烂的兽皮裙,因为不知道这地儿以后会不会转凉,可能还要靠兽皮保暖,而且兽皮在目前看来还有不少用处,一时舍不得丢,就顺便洗了还没干,这会儿这小...

59 6

异世养孩子

——[瓶邪/he/兽人/甜/不知道会不会继续更下去]
一、开始
        一只长箭划破空气,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痛苦的呜咽。呜咽声越来越小,直到渐渐消失,一头巨物轰然倒在河边。

         男人从半人高的灌木后面走出来,一手持弓,另一手将箭从猎物的身体中拔出,鲜血瞬间汩汩地流出,猎物还在挣扎着喘着粗气。男人都手轻抚着它,仿佛是希望这个动作能缓解它的痛苦。等到伤口不再冒出鲜血,猎物也没了喘息,男人从腰间的装备带中抽出一把大白狗腿,将它的四肢和...

24

[拍到的很像瓶邪的猫的明信片]
老张:谁动吴邪我挠谁;吴邪我爱你
老吴:知道了,别瞎丢人了;今天整整小哥家的谁呢?张海客!就是你了

33 1

七年之痒(番外一)

「关于玉坠」
       
        虽然是在雪山深处,庙宇的红褐色屋檐依然如同将要顶到青蓝的无云的天空一样。年轻的小和尚扎西身着红色的百衲衣,一点一点扫开院内的积雪。待到被雪覆盖的青石板见见露出,他搓搓双手,呵出暖气,消散在空中。再看天色时,那位山里的来客约摸已进屋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来人他从未见过,倒是在这里听过不少传说。这人每次都是从山里来,每次来时都是由大...

154 10

七年之痒(完结)

——[瓶邪/HE/小虐怡情/分手两年的恋人突然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闯入对方生活/破镜重圆/双洁]

看过前文直接向下拉

  (1)

吴邪正呆坐在床上,穿着工字背心和短裤,薄毯被胡乱掀在一旁,身下是硬实的床板。他瞧瞧自己的双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他又捏捏自己的肚子,八块腹肌整齐地躺着;他最后鼓起勇气,一把拉下短裤,一根分明比他大好几个size的小弟弟微微有抬头的趋势。这不是他的身体,但是,这具身体他应该再熟悉不过了。

他有点烦恼地曲起手指弹了一下小弟弟,恍然发现这个动作不是猥琐就是傻逼,暗怒怎么过了两年还改不了这个习惯——以前他要是遇到什么好事或是前男友惹恼了他,他就会...

59 10

七年之痒⑥

——[瓶邪/HE/小虐怡情/分手两年的恋人突然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闯入对方生活/破镜重圆/双洁]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犯太岁,吴邪和张起灵共同认识的人不算多,吴邪纳闷怎么都这个时候一窝蜂地找过来。

昨天齐羽走了之后,吴邪胡乱洗了个澡就早早睡下,第二天早上,准确来说已经快要到中午了,他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开门。

可能是听到房内开门的动静,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哟,哑巴,几天没来公司,我还以为你死家里了!怎么,媳妇跟人跑了?”顿了一会儿,继续笑道:“瞧我这记性,吴邪同志早就跑了。”

吴邪一听,本来因为酒精隐隐发疼的大脑,这下更是要爆炸了——这位大神人怎么来了?

门打开了,意...

37 8

相性一百问上(前五十)

——[吴邪作为出柜的摄影师关根被编辑邀请做一个采访,看老夫夫如何花式互撩]

1 请问您的名字?
吴邪:吴邪,笔名关根
张起灵:张起灵

2 年龄是?
吴邪:算下的话……正好四十,一枝花啊
张起灵:……
吴邪:至今是迷
小编:看来是年上忘年恋

3 性别是?
吴邪:需要我掏出来给您看看吗?
小编脸红:不不,不用不用!
吴邪:我说的是身份证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吴邪:温和吧大概,不过我知道手底下都喊我吴小佛爷
张起灵:你一直如此。吴邪私底下叫我闷油瓶

5 对方的性格?
吴邪:我之前看微博上有句话,还是小花@我的,说什么……世界上没有真正的高冷,只是他暖的不是你
张起灵:很可爱
小编:具体是什么意思?是指关老师性...

67 1

七年之痒⑤下

——[瓶邪/HE/小虐怡情/分手两年的恋人突然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闯入对方生活/破镜重圆/双洁]

这次将以前所有的都放在一起发,因为前面改了一点,主要是逻辑和时间轴的问题,如果不太在意这些、只想看瓶邪感情的可以直接往下拉。《七年》预计三章结束。

(1)

吴邪正呆坐在床上,穿着工字背心和短裤,薄毯被胡乱掀在一旁,身下是硬实的床板。他瞧瞧自己的双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他又捏捏自己的肚子,八块腹肌整齐地躺着;他最后鼓起勇气,一把拉下短裤,一根分明比他大好几个size的小弟弟微微有抬头的趋势。这不是他的身体,但是,这具身体他应该再熟悉不过了。

他有点烦恼地曲起手指弹了一下小弟弟,恍然发现这个动...

55 13

七年之痒⑤上

——[瓶邪/HE/小虐怡情/分手两年的恋人突然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闯入对方生活/破镜重圆/双洁]

(9)吴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现实甩了一巴掌。当初两人一起奋斗的时候,张起灵提出分手,他们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如今他俩的生活渐渐回归轨道,腰包子也鼓了起来,可他妈的张起灵做的这一切又像是在缅怀他,但是那段最疯狂的时光已经回不去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不相信现实的吴邪已经没有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贱!

吴邪一整个下午都一言不发,倒也没有人在意。下课后,他双手插在裤兜,晃晃悠悠在小街上转着,他实在是不想回家,也不敢回家,都怪张起灵的手法太过高明,保留在小屋里的每一寸回忆都会扯痛他。...

62 4

喜事儿(番外)

——[瓶邪/HE/伪生子文/车]

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小径旁随意生长的老树根下堆满落叶,黄狗在门里狂吠几声又撒开爪子跑远了,此时小径上的人不多,吴邪挎着篮子慢慢独行,额头渐渐有些薄汗,他的嘴角却抿着笑,怎么也抑制不住,小矮山头上的太阳把他的影子拉得老远老远。

风吹过稻田,泛起金黄色的波浪,将劳作的人全都淹没在其中,唯一能隐约看见的,就是一顶顶土黄色的竹帽,不过吴邪还是可以准确的找到他的目标,他看准了之后,径直走过去。

吴邪走近了,那些忙着收稻谷的人才注意到他,挥着手大老远大声招呼。

“哟!夫人来啦呀!”

“夫人好啊!准来给村长送好吃的来啦!”

“是啊,这不是小哥中午没怎么吃吗?俺睡...

© 二蔷子 | Powered by LOFTER